当前位置:<主页 > 商务成果 >你参选我支持(一)‧张慧珊挺刘子健‧夫妻携手渡难关 >

你参选我支持(一)‧张慧珊挺刘子健‧夫妻携手渡难关



    你参选我支持(一)‧张慧珊挺刘子健‧夫妻携手渡难关如果可以选择,刘子健太太张慧珊只想要一个平凡的丈夫。她说,她其实很想再回到过去,就算是最落魄的时候,仍可见到丈夫在家和两个孩子玩乐的温馨图,那是她最幸福的日子。奈何,爱夫情切,只要是先生喜欢的,她唯有给予百分百支持。刘子健和张慧珊在唸高中时相识,并在台湾深造时重逢,两人都出生于贫苦农家,刘子健种菜出身,她是猪鸡农的女儿。结婚17年,彼此携手经历过不少风雨,她说,她曾强烈反对过生性敦厚的丈夫从政,但最终还是拗不过而选择默默支持他。“我们经历太多,外边的人再怎样攻击和批评他,我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因没人比我更了解他的为人。2004年落选后,他在坚持梦想的路上,我看着他如何从谷底翻身,最落魄的时候,他以卖菜为生,为不想增加我的负担,他曾向朋友借钱周转,更把车抵押给银行来还债,再慢慢把车赎回,这些,都是我们一同面对一同经历。"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但刘子健和张慧珊不一样,在困苦时刻,他们坚持做对同命鸳鸯,感情也更坚固了。没多少人留意过刘子健的太太,一直以为她从没陪同刘子健出席任何公众场合,但其实,她一直都在那里,只是都不会高调地出现在丈夫身旁,而是在幕后默默关注和支持,张慧珊,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低调、贤淑的原任州议员太太。就算是受访,也依然是衣着朴素、不施脂粉,但谈起话来充满知性和真诚,掩不住她天生的好气质。尤其是对丈夫那打从心底的满满信任、支持和了解,更不得不让人羡慕刘子健的好福气,娶了个真心懂他的女人。本届大选代表党攻打武吉淡汶州议席的公正党槟州署理主席刘子健和现年43岁的太太张慧珊结婚17年,刘子健是槟城人,她则出生在爪夷,两人育有一对17岁的女儿和12岁的儿子。他们在高中时就读同一所学校,到台湾深造时重逢,虽然在台湾上的是不同的大学,但因为校友会让他们相会,回马发展后于1996年结婚生子。“我们的背景相同,他父母是种菜的,我父母是养猪养鸡的,大家都成长在一个很贫困的家庭,所以,大家都是比较节俭,要求很简单的人,结婚后,我们就住在他父母家隔壁,子健是个非常非常孝顺的孩子,直到今天,他都坚持住在父母附近,好方便照顾。"和刘子健在高中时就相识,她说,她很清楚丈夫的性格,就是太老实,很上进,责任心非常强烈,决定了的事就会一头热地栽下去,所以,像这种性格的人会热爱政治,连她也觉得很意外。2004落选后人生陷谷底“子健对推动华教的心特别强烈,他在大学时,也很积极参与各种竞选活动,当年还是学校的大马总干事,从台湾回来后,更觉得大马不够民主,从政的意念更是日益强烈。"张慧珊说,她一直都觉得刘子健的个性太老实了,实在不适合政治这圈子,觉得他在这圈子会很吃亏,会被人欺负,所以,一开始,她是反对丈夫从政的。“可是,之后看到他实在是太热爱这理念,和他一起从台湾回马后,我也慢慢认同他所说的,大马的确需要一个更民主的社会,我看到他的热诚,看到他的那股毅力,我也慢慢改观了,如果他真的能为国家尽一份力,改善大马未来的后代,为何我不支持他呢?"虽然如此,但在2004年刘子健落选后,陷入人生谷底的时候,他们经济上出现严苛的考验,那个时候她也开始疑惑和动摇了,丈夫这些年来的坚持是对的吗?她是否应该理智一点,劝丈夫放弃了?“2004年至2008年的那段日子,是上天给我们的最大考验,也可以说是先生最落魄的时候,落选后的子健因为不想放弃从政梦想,一直都没能找到一份正式的差事,很多工作都做不长久,也失业了蛮长的一段时间,没工作时,他天天都和父母去巴剎卖菜,有一餐没一餐的。"张慧珊心疼地说。婚后家庭事业两头忙张慧珊婚后一直都是家庭工作头忙,她是在一家工厂担任总经理的秘书,在丈夫找不到工作时,孩子的学费、全家人的生活费就全靠她那份薪水撑着,她说,丈夫嘴上不说,但她知道他很自责,虽然也很努力地在找工作,但就是一直不顺心。“那时的子健非常沮丧,整个人很受打击,口袋里有没有钱,也从来不让我知道,因为实在是开不了口,后来,他把车抵押给银行后才无奈向我坦白,原来这段时间他一直跟友人借钱周转,抵押车子是要用来还债。"知道丈夫的困境时,张慧珊并没指责丈夫,她和家婆二话不说马上取出储蓄,来帮助先生。“看到我们都把储蓄取出,他难受不已,觉得很对不起我们,那次之后,他就不再开口向我们要钱,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想办法,之后再把车赎回来。"熬到2008年,刘子健终于苦尽甘来,给他找到一个难得获得赏识的好机会,因为她和刘子健在台湾升学时都是修读管理系的,有家工厂请刘子健当厂长,那时,她终于看到心爱的丈夫解开了长年深锁的眉头。“子健非常珍惜那份得来不易的工作,所以,他每天都加班加到很晚,那工作也是他的强项,看到他这样努力这样拚命,我也替他开心。"可是,刘子健工作没多久,又到了大选,那时党要他上阵,此时,连刘子健也开始挣扎了,究竟,该保住得来不易的饭碗,还是得为理想放弃一切?再赌一次再参选在刘子健为前路举棋不定的时候,刚好张慧珊在工作上也面临一些转变,“我就职的工厂换老闆了,我打算换另份工,这时,我真的没办法了,我劝他,放弃吧,从政的理想,如果再次失败了,我们的家该怎样办?"在经过一番心理拔河之后,先生最终还是选择了参选,他告诉她,这真的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就让他坚持最后一次。“我们俩是那种很尊重彼此,也给彼此很大空间的夫妻,我最终还是选择支持他,就再赌一次吧,如果失败了,那他也心服口服。结果,这次却让刘子健赢了,令张慧珊也大感惊讶,但她还是替他感到开心的,虽然,她也想像得到,以后的以后,她可能再也得不到一个完整的丈夫,这枕边人将会是一个事事以民为重的丈夫。中选后生活受影响刘子健中选后没多久,就有很多攻击的传言不断传出,张慧珊说,她是个热爱平淡生活的人,但无奈那些流言深深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忘了有多少次,她在不堪是非干扰之下,一直打电话向父母家人哭诉。“我的哭诉不是因为我不信任先生,就是因为太信任他,太了解他的为人,我是为他打抱不平,没想到像他这样正直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他,会遭受这样的攻击,我是替他觉得委屈。"所幸,她说,她有个很明理,也曾经参政过的父亲,父亲告诉她千万要从容,要以平常心面对,这就是政治,要她坚强面对。“我再觉得委屈,也从不在我先生面前表露,我觉得他已经很烦很累很有压力了,我不想再增加他的压力。"忙到早出晚归中选后的刘子健,尤其是在初上任的那几年,忙得根本份不出身在哪里,当年两个子女都还是在上小学,大女儿还面临小六评估考试,当时,她唯有辞去工作,把所有时间和精神都给了两个孩子。“这是我早已预料到的,中选后的他根本没办法给太多的时间这个家,他早出晚归,有时,一星期可能都没有办法和两个孩子聊上一句话,所幸,孩子都很懂事,从不埋怨。"她说,在中选前,他们去得最远的地方也是云顶,但不管去到哪里,刘子健都是陪在家人身边的,中选后,先生常会带他们出国旅行,但手机却总是响个不停,这是最大的差别。子女体谅从未埋怨“如果问我目前最大的心愿是甚幺,其实真的很简单,我只想他真的可以腾出一点时间,陪孩子好好吃顿饭,陪他们好好聊聊天,我想孩子能与我们互动的也只有这幺一段时光,我不想他有遗憾。"她说,她之前也曾向丈夫要求他多回家吃饭,但每次看他匆匆忙忙赶回来气喘喘地吃饭后,就急匆匆地赶回去,她就觉得他很辛苦,也很少再向他提出这个要求。她说,子女不但没埋怨父亲,反而和妈妈一样,对爸爸的工作非常关注。“以前下雨,我们觉得很凉爽,现在只要一下雨,我孩子马上就会回家报备,而我常常也会睡不着,怕会淹水和积水,丈夫会很累,我们的压力和苦也只有自己知。"【专页:大选线上】/副刊‧报导:林春莲‧2013.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