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商务成果 >为什幺一个国家要刻意製造自己被其他国家欺凌歧视的假证据呢? >

为什幺一个国家要刻意製造自己被其他国家欺凌歧视的假证据呢?



    为什幺一个国家要刻意製造自己被其他国家欺凌歧视的假证据呢?

    1972年,李小龙的电影《精武门》在港台大大轰动,原因不只是小龙哥精悍的肌肉和帅爆的双节棍,还在于小龙哥饰演的陈真,在片中狠狠地教训了欺压中国人的日本人(包括看起来就一脸奸相的翻译)。

    故事的背景是1910年代,陈真因师父霍元甲过世而回到上海日本租界的「精武门」武馆奔丧,日方派人扛着「东亚病夫」的牌匾前来挑衅,嘴脸望之生厌。《精武门》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或许不是陈真最后与日方虹口道场几名大将的对决,而是他单人扛着牌匾到虹口道场、用迷蹤拳和双节棍打翻一票人、逼翻译吃了「东亚病夫」几个字、回程时看到公园外头挂着「狗与华人不得入内」的告示牌、直接一脚把它踼烂的桥段。后来陈真意外查出霍元甲并非病逝,而是被日本人毒死,与虹口道场的冲突也日渐升高,最后大战自然不能不打。

    从剧情的编写看来,《精武门》虽然情节不複杂,但编剧罗维和当时没有列名的倪匡,其实有些巧妙安排;由上述的简介可以发现,编剧慢慢地把原来「为师父奔丧」的「家恨」,透过日方各种行径提升为「国仇」,陈真在片中「替中国人出一口气」的国族主义大爆发自然获得大多数观众认同。况且,当时台湾正处于前一年退出联合国、指称联合国「排我纳匪」的疑惧与愤怒当中,《精武门》凝聚的爱国情感相当惊人。

    身兼编剧、导演、武术指导与小说家数个身分的徐皓峰,在《刀背藏身》里提过,政府大力支持武术的原因之一,在于清末遭受列强侵略后,发展新科技一时三刻赶不上别人,所以刻意将传统武术神化、推为「国术」,让大家觉得「我们也有不输外国人的东西」。这个招式相当有效,甭说1972年的《精武门》,一直到新世纪的功夫电影里,都还常用这个招式。

    当时中国遭列强瓜分,在租界里的中国人当然是被歧视的;仗势凌人的外人国肯定是有的,但倪匡提过「东亚病夫」那个桥段是他虚构的,而公园外的那块告示,其实也不是真的。但奇妙的是,那块告示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传说,虽然一直以来都有人驳斥说那块告示并不存在,但从1950年代开始,上海博物馆里就收藏了一块这样的告示,直到1989年博物馆搬迁时,馆员才知道这块告示是仿製品。

    许多博物馆担心真品受损,所以会展出仿製品;但这块告示其实不是仿製品,它彻彻底底就是个刻意做出来的伪造物。有个相当明显的疑点:这块告示牌上用的是简体字,不大可能出现在1910年代的上海告示牌里。

    为什幺一个国家要刻意製造自己被其他国家欺凌歧视的假证据呢?

    这牵涉中国为了巩固人民的国族印象,所做的种种努力(包括欺骗自己的国民);而国族主义衍生出来的「想要讨公道」的心态,则成了现今中国在国际场合上各种作为的基础,大至外交场合拍桌骂人,小至认为西方节目调侃中国游客就是「辱华」,或者,玩线上游戏时听到「Taiwan Number One!」就会抓狂。

    要了解这些,可以读读《滚出中国》。

    平心而论,这本书写得相当中肯。既没有迴避中国想要从被瓜分的过往中走出来的心理脉络,也没有扭曲目前中国在国际当中的夸张行径。

    不过,这书还是进不了中国。

    身为一个会武术的哲学家,小龙哥如果仍然在世,不知对此会有什幺看法?

    ▶▶看看最新上架的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