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像早报 >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

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捐赠率低——香港的器官捐赠远远追不上需求。以肾脏为例,每年捐赠个案不足100,轮候人数却超过2000人。(明报製图)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李威廉(受访者提供)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急需换心——13个月大的许智恺患上限制性心肌病,急需换心。(家属提供)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台湾「爱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吗?

    香港男婴「求心」的新闻,令人再次关注本地器官捐赠的不足。据国际器官捐赠与移植登记组织(IRODaT)2017年的数据显示,西班牙是全球器官捐赠率最高的国家,每100万人中便有46.9名捐赠者;香港则仅有6人。

    各地政府想尽办法,希望增加器官捐赠数目。最近台湾通过开放爱滋病感染者捐赠器官的法例,立法程序已接近尾声。究竟风险何在?香港应否仿效?

    13个月大的许智恺,确诊患上限制性心肌病,上月初病情急剧变差,现急需O型血、体重8至15公斤的捐赠者移植尸心,为香港历来年纪最小的求心个案。

    港器官捐赠率低100万人仅6名

    根据医院管理局资料,目前中央器官捐赠登记名册的登记人数已超过29万。截至,全港有49人轮候移植心脏,去年头6个月捐赠个案则录得6宗。医管局辖下医院2017年器官移植统计数字显示,心脏轮候时间平均为21.7个月,其间死亡人数有9.6%。虽然心脏需求并非最殷切,但小朋友难找合适的捐赠者,故此移植心脏难度比成年人高。香港移植学会会长李威廉解释,因为幼童的胸腔较小,容不下成年人的心脏,捐赠者的心脏大小要与受赠者相若。

    「小心」固然难求,即使是其他一般器官,轮候名册上都一样有长长的名单,为何香港巿民捐赠器官的意欲那幺低?香港目前採用自愿捐赠制度(opt-in),市民需要表达自己有捐赠器官的意愿;相反预设默许捐赠制度(opt-out),则默许所有人是器官捐献者,若巿民不愿捐,必须主动拒绝并退出机制。政府过去曾提出推行预设默许器官捐赠机制,不过社会未达成共识。

    李威廉认为,「器官捐赠是一个大爱行为,变了预设默许捐赠制度,未必是好事,一旦变了opt-out,就将自发的大爱行为变成一个责任。」虽然西班牙採用软性预设默许制度,即最终都会尊重家属的意愿,但并不代表香港照用可提高捐赠率,因最终仍需家属同意;要提高捐赠率,还牵涉其他因素,例如政府投放资源教育推广等。李威廉又指新加坡实行预设默许制度,但捐赠率不见得很高。

    患癌需先医治没复发才可移植

    提高捐赠率的同时,亦要考虑配对的成功率。事实上,部分器官衰竭病人未必适合接受手术。李威廉表示,「医生会评估病人身体状况,是否适合做器官移植手术。如有活跃的严重感染,要先医好感染,才可等候器官捐赠。另外,如病人有恶性肿瘤,亦不适宜放在轮候名册,需要先处理这个恶性肿瘤,待身体复元,再观察一段时间,没有复发,才可做器官移植手术。」他解释经过器官移植手术后,病人需服食抗排斥药,令抵抗力变差,增加感染和肿瘤的风险,故医生必须小心评估病人状况。

    爱滋器官互捐或致二重感染

    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前,除了要评估受赠者的身体状况,亦要检验捐赠者有没有感染爱滋、乙肝、丙肝等常见病毒,感染爱滋或严重传染病均不能捐赠其器官或组织。台湾过去规定,爱滋病带菌者不得等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不过在2016年已放宽,让病情控制良好的感染者轮候器官移植,接受一般人捐赠。而台湾卫生福利部更于去年底修正「人体器官移植分配及管理办法」,允许爱滋病人捐赠心脏、肺脏、肝脏、肾脏、胰脏及小肠。

    「三四十年前,HIV(人类免疫力缺乏病毒)带菌者未必适合器官移植,因为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后,要食抗排斥药,会降低身体抵抗力,担心HIV病毒会因此增生,令病情恶化,死亡率提高。现在很多医学界的观点都认为,HIV以前可能是不治之症,但现在能够医治,等于是一个长期病,病人只要定时覆诊、依时服药,病情可以受到控制。」李威廉称现时医学昌明,抗病毒药亦有很多选择,只要HIV带菌者身体状况良好,便适合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美国在2013年通过《爱滋病病毒器官政策公平法》(HIV Organ Policy Equity Act),允许病情控制良好的爱滋患者之间移植器官。根据美国指引,爱滋感染者移植器官须符合以下条件:

    1、CD4淋巴球数值大于200 cells/μl(CD4数值愈低,病毒愈活跃);

    2、服用抗病毒药满6个月,测量不到HIV病毒量;

    3、排除有感染或肿瘤。

    不过,李威廉指爱滋病带菌者互捐器官仍存有风险,「患爱滋病的捐赠者本身可能有伺机性感染(Opportunistic Infection),并不适宜捐赠器官,因为这会将病毒带到受赠者身上。HIV有不同类型,分别是type 1和type 2,当中再分subtypes(亚型),会有不同的抗药性,例如某一个subtype对某种药有抗药性,HIV阳性之间捐赠器官的话,有可能造成superinfection(二重感染),如果受赠者和捐赠者的subtype不同,变相多了另一个subtype的HIV病毒,可能对受赠者的抗病毒药有抗药性」。若事前知道受赠者和捐赠者的HIV类型和对药物的反应,便相对安全。

    港爱滋病人不多暂未迫切实行

    值得留意的是,将爱滋病带菌者的器官移植给非带菌者仍然存在高风险因素,故此台、美都仅允许捐赠给同样是爱滋病带菌者。在香港有什幺方法可提升器官捐赠数字?如果放宽捐赠者条件,例如参考美、台做法,容许爱滋病人互捐器官,又是否有效可行?「南非在2008年起,爱滋病带菌者可以互捐器官。不过,南非相对较多HIV带菌者,而部分等候器官捐赠的病人和捐赠者,都感染了爱滋病毒,所以就尝试互捐,而且效果不错。至于美国仍然是起步阶段,2016年才有首宗移植个案,亦并非每间医院都有做这类手术」。李威廉认为,香港暂未有迫切性实行爱滋病患者互捐器官,原因是器官轮候名册上的爱滋病人并不多,与外国情况不同。

    文:李祖怡统筹:郑宝华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知多啲:肝炎可互捐器官器官捐赠:器官捐赠卡没法律效力 死后捐赠看家属意愿